博物馆摄影师的今生前世

05-20 13:13 | 微光来源: 守候微光

大英博物馆摄影工作室中,摄影师们正在拍摄藏品。

孔斯琪 / 编译

发起于1977年的国际博物馆日,迎来了它的第43个年头。今年博物馆日的主题是“作为文化中枢的博物馆:传统的未来”,聚焦博物馆作为社区活跃参与者的新角色,并强调与参观者的交互性。而视觉图像,则是大众与博物馆接触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如今,有关博物馆的视觉图像无处不在。从社交媒体的营销宣传到出版物和衍生品的印刷制作,再到博物馆官方数据库中丰富的藏品图像,让你足不出户就能看展览。这些博物馆的视觉图像是如何被生产出来的?博物馆摄影师又是一份怎样的职业?本文将以大英博物馆为例,细数摄影在博物馆发展过程中的重要职能和作用,以及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摄影与博物馆的关系又发生了哪些变化。

最早的博物馆照片

摄影术诞生之初便与博物馆结下不解之缘。1843年左右,卡罗式摄影法的发明者、英国科学家福克斯·塔尔博特(William Henry Fox Talbot)为大英博物馆的首个场馆——蒙塔古宫(MontaguHouse)拍摄了一张照片。这也许是第一张有关大英博物馆的照片,但由于技术尚不成熟,我们几乎无法辨认画面中的建筑物。

1843年左右,福克斯·塔尔博特拍摄的蒙塔古宫。

蒙塔古宫的北立面及花园,版画,詹姆士·西蒙,1714年。这里曾是17世纪英国贵族的大宅,后被收购,成为大英博物馆最早的馆址。

大约在同一时间,英国摄影师约翰·缪尔·伍德(John Muir Wood)拍摄了沿着罗素街(Great Russell Street)向东的景色,亦展示出蒙塔古宫的入口。与上一张照片相比,这张的成像更加清晰。

1843年左右,约翰·缪尔·伍德拍摄的罗素街和蒙塔古宫景色。

博物馆屋顶的摄影棚

1852年,大英博物馆开始邀请另一位摄影先驱罗杰·芬顿(Roger Fenton)拍摄一些馆藏的楔形文字石板以及其他古代文物。为了给摄影师提供合适的工作空间,建筑师悉尼·米尔克(Sydney Smirke)在大英博物馆的屋顶上建造了一间摄影棚,以便获得最大程度的光照。

1857年,大英博物馆外景,罗杰·芬顿 / 摄

那时摄影师往往使用老式干板相机进行拍摄,大英博物馆现任高级摄影师凯文·洛夫洛克(Kevin Lovelock)介绍了当年这些摄影师拍摄藏品的过程:“他们将藏品拿到摄影棚,放在桌子或开放式架子上。将干板相机放置完毕后,摄影师通过拉动玻璃屋顶旁边的百叶窗来调节照明,并拍摄照片。之后,助手会把玻璃板拿到暗室。产生的负片会被放置在一个接触式印刷的木框中,然后用慢速感光印相纸(slow sensitised printing out paper,简称pop)把它带到建筑物的屋顶上曝光。一旦达到所需的曝光度,它就被带回到暗室,进行显影、清洗和固定。”

19世纪50年代,罗杰·芬顿拍摄的博物馆内展陈的照片。这些照片现在被合成为动态gif图,给人以3D图像般的体验。

好景不长,由于当时制作照片的材料和印刷成本过于高昂,博物馆在7年后终止了与芬顿的合作。这间摄影棚此后被用于不同的项目,直到20世纪60年代成为一间平面艺术工作室,并在20世纪90年代被拆除。

罗杰·芬顿曾经在大英博物馆屋顶的摄影棚。这张照片拍摄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当时它已经成为一间平面艺术工作室。

第一位“官方”摄影师

直至20世纪20年代,大英博物馆都依靠雇佣外部摄影师来拍摄博物馆建筑和藏品照片。但随着博物馆对摄影的需求越来越大,1927年11月5日,这里终于迎来了第一位官方摄影师——唐纳德·斯坦利·里昂(Donald Stanley Lyon)。里昂的第一份工作是给屠夫做助手,他如何成为一名摄影师不为人知,但据了解,他于1919年开始为一间律师事务所工作,直到1927年被大英博物馆“挖走”。

罗杰·芬顿离开之后,陆续有其他外部摄影师来为大英博物馆拍照,这张拍摄于1875年前后大英博物馆埃及展厅(现为65室)的照片就是摄影师弗雷德里克·约克(Ferick York)拍摄的。

1929年,大英博物馆的入口大厅。这张照片拍摄于里昂被雇佣之后,也许出自他之手。

与此同时,博物馆成立了摄影服务部(Photographic Service Department),以应对各部门对图像日益增长的需求。到1984年为止,该部门共有34名工作人员,并拥有6间暗房,一间彩色实验室以及两间工作室。

博物馆摄影的数字化进程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大英博物馆着手建立藏品数据库,1998年至2000年期间,摄影服务部扫描了5000件藏品的10000张透明胶片,以供参观者查阅。大英博物馆还启动了一个新项目:使用QuickTime软件(类似Sketchfab这种3D建模软件的前身)将这些照片组合呈现出藏品的360度视图。此外,摄影师还拍摄了多角度的画廊全景,让参观者可以在数据库中体验到在博物馆“漫步”的感觉。这些如今在谷歌街景中可以轻易实现的功能,都是当时博物馆图像数字化的早期尝试。

大英博物馆最早的藏品数据库COMPASS界面。在这里,你可以查询到藏品的图像资料。

而随着胶片摄影逐渐被数码摄影所取代,2004年,大英博物馆决定全面终止胶片摄影,摄影服务部也更名为摄影与影像部(Photography and Imaging Department),在完成日常藏品及展厅拍摄的基础上,着力于新技术的尝试和研发,力求带给参观者更好的视觉体验。

正如罗杰·芬顿当时被雇佣的原因一样,拍摄藏品仍然是如今摄影与影像部工作的核心。无论是从研究出版还是从宣传营销的需要来说,用当下最新的技术对藏品进行拍摄和记录都至关重要。在社交媒体时代,这些图像能让藏品以最佳的光线和角度呈现在世界的眼光下。

大英博物馆的官方图片社交账号界面。

此外,大英博物馆还为摄影与影像部门配备了3D拍摄和数字扫描设备,在新技术的支持下延续之前的项目——建立藏品的3D模型。通过这些模型,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与这些拥有成百上千年历史的珍贵藏品”零距离“接触,博物馆甚至还会在未来提供3D打印服务。从本质上讲,这些都是博物馆摄影师一个多世纪以来所做事情的延伸。

大英博物馆罗塞塔石碑的3D模型。

2014年7月,摄影师Saul Peckham在摄影与影像工作室拍摄第一张博物馆藏品的3D照片。

与曾经大费周章的拍摄过程和高昂的成本不同,如今参观者每天都会拍摄数千张博物馆的照片:藏品、展厅、建筑……更多的是自拍。这大概是19世纪博物馆摄影先驱们梦寐以求的场景。不过,尽管摄影图像的创作在过去几年间呈现爆炸式发展,生产构图精确、高质量的图像仍然需要专业的技巧。

大英博物馆馆藏,Lucius Verus的大理石半身像。左边的照片是罗杰·芬顿于19世纪中期拍摄的,右边的照片是摄影和影像部于2008年拍摄的。

摄影术的发明,让博物馆在文字和图画之外,拥有了一种全新的方式更加真实直观地记录藏品。而时代和技术的变化,又赋予了博物馆摄影师更加丰富的职能。随着越来越多的国际博物馆开放藏品的数字版权,也为博物馆视觉图像的发展提供了更多机会。博物馆摄影师将结合传统和现代的各种形式,持续记录、探索博物馆的更多可能性。

本文部分信息、图片来自大英博物馆官方博客

Photography at the Museum: a developing story一文

编辑 | 曲俊燕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点击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

摄影专题 养蜂人 | 2019两会 | 代表朋友圈 | 家庭相册 | 乡愁 | 2019春运 | 农村生活 | 百年铁路 | 重庆森林 | 大货司机 | 进博会 | 江河人家 | 网吧的日本人 | 草根排球 | 北京国庆 | 人工智能 | 快递小哥 | 妈妈 | 海外工厂 | 家在东北 | 雄安春节 | 资源城市 | 动批谢幕 | 高原藏校

影像思考 摄影愚人 | 剧场摄影 | 木村伊兵卫奖 | 大学生看两会 | 2019荷赛 | 荷赛调底 | 女性摄影记者 | POY视觉编辑 | emoji | 旅游自拍 | 捏脸大战 | 透纳奖 | 重复照片 | 特朗普的摄影师 | 新闻中的视觉 | 时尚报纸 | 马格南 | 春光照相馆 | 中国筷子 | 大卫·霍克尼 | 东欧摄影 | 经典电影摄影师 | 最大摄影收藏地 | 宝丽来工厂

中青摄影 历史向东 摄影向西 | 西沙群岛 | 九江决口 | 耀邦百年 | 告别铁矛 | 暗房师退休了 | 2018年度照片

微光活动 微光体验营 | 放映会|微光和朋友们 | 年度影展 | 亚洲大学生摄影大赛

责任编辑:孔斯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