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考试季,浪子回头故事有新剧本!

01-01 08:00 | 权益保护来源: 共青团新闻联播

主播君的话

又是一年考试季,对普通学生来说,每一次考试都是人生的关键时刻。那么,对误入犯罪歧途的未成年人而言,是否就意味着永远与大学失之交臂?不一定!“推一把少年犯,拉一把大学生”,很多地方都在做这样的司法尝试。在山东,2018年共有83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圆了大学梦。

据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鲍峰介绍,未成年人检察工作检察官办理刑事案件时,实行“捕诉监防帮”一体化工作机制,若要使案件真正实现政治效果、社会效果、法律效果的统一,还要做好对涉案未成年人的社会调查、心理疏导、监督考察、安置培训等,为未成年人回归社会、健康成长铺路搭桥,为稳定家庭、安定社会奠定基础。

“如果这些工作都由检察官大包大揽、单打独斗,效果不尽如人意,这就需要各级党委、政府、社会各界、民间组织支持,形成社会支持合力。”

犯故意伤害罪的高二学生林某便是这一“合力”的受益者。烟台栖霞市人民检察院办理该案时,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但此后并没有一放了之。为实现有效帮教、防止再犯,检察机关委托学校选派专业心理教师开展心理矫正,同时委托团栖霞市委定期跟踪回访,及时掌握其学习、思想动向,最终林某以理想成绩被某高校录取,圆了大学梦。

来自山东检察机关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山东检察机关对涉嫌轻微犯罪并有悔罪表现的未成年人坚持“少捕、慎诉、少监禁”,不批捕887人,不起诉434人,附条件不起诉417人,不捕、不诉率同比上升27.4%和20.6%,犯罪记录封存1066人。

值得关注的是,在山东,近3年附条件不起诉人数逐年上升,2018年较2016年增长两倍多。

近日,山东省人民检察院与团山东省委签署《关于构建山东省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社会支持体系合作框架协议》,将在东营、烟台开展试点,以打造未成年人司法社会服务专门机构为目标,以项目化运作为载体,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支持和引导本地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向涉罪未成年人、未成年被害人以及民事、行政案件未成年当事人提供必要的社会服务。2020年,试点工作通过整体评估后将在山东全省推广。

事实上,对于未成年人实施的犯罪,我国长期坚持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据最高检第九检察厅负责人介绍,2016年以来全国共有1869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经检察机关帮教后考上大学。

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上大学的故事不时上演。

贵州石阡县小王

去年,贵州铜仁石阡县检察院检察官熊娓,接到一名涉罪未成年人小王(化名)发来的信息:“熊检察官,我以理科总分563分被天津体育学院录取,衷心感谢您的帮助!”

事情发生在2014年,小王还是一名16岁的生涩少年,因缺乏家庭的关怀、父母的正确引导,加上被不良青年诱使,对性懵懂的小王在深夜三次尾随女性实施性侵,但均因其年幼及意志以外的原因未遂。案发后,小王的父母深深自责,小王也流下了懊悔的眼泪。


石阡检察院受理该案后,未检检察官们认真审阅了案件材料,核实了相关证据,亲自走访了小王的学校和家庭,向其学校老师、家庭成员了解小王的成长经历。案件开庭审理时,承办人综合案件基本情况、前期走访调查结果以及小王的家庭监护条件,向县法院提出了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的量刑建议。法院经审理后,采纳了这一建议。

法院判决后,2014年至2018年这四年间,未检检察官们一直跟踪帮教着小王,直到他考上大学。

宁夏银川市四少年

2018年5月底,宁夏银川市兴庆公安分局送来一起报捕案件。年初,小松、小晖、小泽、小飞和蒋某在当地一家餐厅为同学庆生。其间,5人因琐事与被害人小卫发生口角,进而将小卫打伤。经鉴定,小卫损伤程度构成轻伤。

简单的案子却让承办检察官王金宝犯了难——案件中的4名嫌疑人(蒋某已成年)及被害人均系未成年人,均为高三在读。案发后,嫌疑人家属虽然及时垫付了小卫的医疗费,但双方因民事赔偿未达成一致,4名嫌疑人没有取得被害人谅解。此时距高考已不足半月,正是最后冲击阶段,处理不当,势必影响几个孩子高考。

为此,兴庆区检察院召集双方家长多次就民事赔偿问题沟通协调,敦促赔偿,争取谅解,依法对4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作出无逮捕必要不捕的决定。除依照法定程序对4名未成年人进行讯问外,其他过程均杜绝其参加,尽可能减少他们的心理压力,让他们安心备考。检察官积极与公安机关、法院沟通,将未成年嫌疑人与成年嫌疑人分案处理,对成年嫌疑人先捕先诉,为4名未成年嫌疑人留出更多时间备战高考和争取被害人谅解。

6月23日,高考成绩公布,小松、小晖、小泽、小飞以及小卫均考上大学。

湖北黄石市小辉

“谢谢检察官,我儿子小辉(化名)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终于可以圆大学梦了。”2018年8月7日,湖北黄石市下陆区检察院检察官柯曦军接到小辉的母亲打来的电话。

就在今年3月小辉却因一寻衅滋事致人致人轻伤案差点就不能参加高考,与大学擦肩而过。

3月1日,小辉受人邀约到一所中专帮人复仇,用水果刀对着被害人手臂砍了三刀,后经鉴定被害人所受损伤属轻伤一级,后公安机关将小辉刑事拘留,3月9日公安机关依法将其逮捕。

5月4日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此时距离高考只有一个月时间,尚未成年的小辉想到同学们都在备战高考,而自己即将被提起公诉,因此情绪低落,悲观消沉。

承办该案检察官柯曦军本着以教育、感化、挽救的原则,反复分析案情,走访案件当事人就读的学校、社区,掌握小辉的日常表现,并努力促使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并结合该案符合附条件不起诉的事实,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考察期为六个月。

鉴于小辉心理状况及其家庭教育缺失的情况,下陆区检察院邀请心理学教授对小辉及其母亲进行心理疏导,量身制订帮教措施,帮助他走出心理阴影,矫正他母亲教育孩子的方式,让小辉尽快恢复正常的心理状态,全力复习备战高考。

在帮教期间,办案检察官与小伟的母亲时常保持联系,关注小辉心理状况,根据其心理变化,及时调整帮教方式。在检察官和大家的细心帮教下,小辉顺利走进高考考试,并考上了心中理想的大学。

— End —

来源 | 中国青年报

记者|邢婷 编辑|陈凤莉 杨宝光 校审|陈凤莉

责任编辑:陈凤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