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兴源创专利数量远低于同行 左手分红右手募资"补血"遭质疑

01-01 08:00 | 创客来源: 中国网

中国网财经6月11日讯 在经历了三轮问询后,苏州华兴源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兴源创”)将于6月11日接受上会“大考”。

公开资料显示,华兴源创主要从事平板显示及集成电路的检测设备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应用于LCD与OLED 平板显示检测、集成电路测试、汽车电子等行业。

华兴源创拟通过此次IPO募资10.09亿元,其中3.99亿元投向“平板显示生产基地建设项目”、2.6亿元投向“半导体事业部建设项目”、3.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

获授权专利64项,远低于可比公司水平

作为一家科创板拟上市企业,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华兴源创共拥有已获授权专利 64 项,包括19 项发明专利、43 项实用新型专利和 2 项外观设计专利等知识产权成果。

不过,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华兴源创的专利数量仍处于偏低水平。以创业板上市公司精测电子为例,截至2018年末,该公司共取得473项专利,其中187项发明专利、177项实用新型专利,119项软件著作权。

除专利数量落后,华兴源创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也并不算高。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华兴源创研发费用分别为4772万元、9351万元和1.39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9.25%、6.83%和13.78%。

而同行业的精测电子,2016-2018年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6.68%和13.08%和12.40%。据《长江商报》报道,2017年精测电子总营收8.95亿远低于华兴源创的情况下,当年华兴源创研发费用率仍仅为精测电子的一半左右。广发证券对此也表示,华兴源创的研发能力未能匹配客户需求,具有一定的风险。

上交所追问与苹果合作是否有可持续性

在上会前,上交所对华兴源创共进行了三轮问询,共涉及73个问题,其中第三轮问询主要聚焦在苹果公司对公司业务影响、境内外客户开拓情况、向泰科集团采购和销售情况等。比如,上交所要求华兴源创就与苹果公司合作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是否对公司未来持续经营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发表核查意见。

招股书显示,2016年和2017年,华兴源创对苹果公司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725.22万元、2.72亿元。2018年苹果公司则未能现身其前五大客户名单,至于原因,华兴源创表示,苹果公司推出iPhone X等新一代产品,全面采用三星的OLED显示屏,且面板厂商进一步推进生产线自动化升级改造,增加了对大型自动化检测设备的采购力度,而2018年主要客户苹果公司新产品屏幕与前一年度相比改进较小,检测设备更换需求较小,因此销售收入同比有所减少。

据了解,华兴源创的前五大客户,除苹果外,还有三星、LG集团等。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华兴源创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4.08亿元、12.06亿元、6.19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78.99%、88.06%、61.57%。

华兴源创表示,公司所处行业为技术密集型,产品具有更新迭代十分快速的特性,同时产品主要为非标准化,并多数面向海外销售竞争环境十分严峻,若公司后续的技术水平不能满足大客户的需求或其他竞争者的介入导致未能获取销售订单,那么将对其未来发展产生极其不利的影响。

经营业绩及毛利率大幅波动

的确,对大客户的依赖导致了华兴源创的经营业绩出现波动。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华兴源创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16亿元、13.70亿元和10.0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8亿元、2.10亿元和2.43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1.72亿元、2.96亿元和2.37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45亿元、1.47亿元和1.84亿元。可以看到,2018年华兴源创的营收、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分别下滑26.63%、19.93%。

《证券市场红周刊》指出, 在大客户依赖下,华兴源创在供应链中也处于相对弱势地位。报告期内,华兴源创毛利率呈现较大波动,分别为58.90%、45.03%和55.38%。2017年在营收猛增毛利率却出现大幅下滑,其中主要为检测设备产品的毛利率下滑,由57.79%下滑至42.76%。招股书解释称:“为维系客户长期关系及开拓市场在报价中适当进行了让利。”可见,为了维护大客户关系公司不惜牺牲自身利润。同时华兴源创也并未收取多数定金,报告内其预收账款仅为45.74万元、671.08万元、34.73万元。这些事实都说明公司面对大客户时没有过多话语权,处于弱势。

值得注意的是,2016-2018 年,华兴源创对外销售的收入分别为3.15亿元、11.57亿元和4.73亿元,占同期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1.03%、84.47%和 47.03%。华兴源创表示,若未来中美国之间的贸易摩擦升级加剧,将可能对发行人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以2018年经营业绩为基础测算,如相关国家贸易政策变动、贸易摩擦导致发行人境外收入进一步下滑10%,将会导致发行人利润总额下滑9.82%。

有媒体称“营收等多项财务数据异常”

《证券市场红周刊》还指出,华兴源创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营业收入与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勾稽方面也存在异常情况。

招股书显示,华兴源创2017年营业收入13.70亿元,其中有11.57亿元的境外收入,该部分实行免、抵、退税政策,因此一般情况下不需要考虑增值税的问题。若考虑当年境内收入适用增值税率17%,则计算后的2017年含税营业收入金额约14.06亿元。

根据财务勾稽的原理,这个规模的含税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中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和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等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华兴源创2017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11.65亿元,同时还需对冲掉预收账款新增金额625.34万元,剔除后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为11.59亿元。将含税营收与现金流数据互相勾稽,理论上有24746.80万元的含税收入因没有获得现金流入需要体现为经营性债权,计入资产负债表中。

而从其资产负债表看到,华兴源创2017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有29303.24万元、坏账准备有1768.49万元,两个项目合计比期初仅新增了23137.02万元。这一结果小于前述24746.80万元的理论债权,差值达到1609.78万元,也就是说公司存在1609.78万元的含税营收既没有获得现金的流入也没有形成经营性债权。

《证券市场红周刊》报道指出,这其中的差异原因也可能是其应收票据背书转让或贴现造成的,但是华兴源创市场大多在海外,客户多为外企,因此较少使用票据结算,报告期内应收票据的余额分别为0、48.84万元、99.80万元,甚微的金额说明票据背书因素或不能解释该项差异结果。同样的逻辑分析其2018年数据,其经营性债权却高于理论值666.8万元。可见,华兴源创近两年来营收数据是十分混乱的,需要提高警惕。

此外,《证券市场红周刊》还提到,华兴源创在采购、成本、存货间的勾稽情况也存在不匹配的问题。

热衷分红,陈氏夫妇累计落袋6.8亿元

受到媒体关注的还有华兴源创的“慷慨”分红情况。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华兴源创分别进行现金分红9583.34万元、5.63亿元、7218万元,合计7.3亿元。由于华兴源创的实控人陈文源、张茜夫妇持股比例高达93.15%,以此推算,陈氏夫妇在过去的两年多里累计落袋6.8亿元。

《国际金融报》指出,截至2018年末,华兴源创的净资产为91130.11万元,加上7.3亿元的分红,共有超过16亿元的净资产,换言之,华兴源创的股东分走了公司44.49%的净资产。

招股书显示,华兴源创此次欲募集10.09亿元,其中3.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从华兴源创募集资金的用途来看,募集的资金有近35%是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可以看出,华兴源创的现金流其实还是“挺紧张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华兴源创报告期内的大额分红,令人难解。

此外,华兴源创2017年大手笔的现金分红也让公司背上高额的税费。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末公司应交税费的余额分别为690.37万元、7692.39万元和620.34万元,其中,2017年末公司应交税费余额较高,主要是因为公司2017年11月向股东现金分红3.8亿元,使得年末应交税费中存在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7600万元。

责任编辑:王聪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