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领导的“升官酒”喝死村干部,难道不知反腐仍在风头上?

01-01 08:00 | 评论+来源: 上观新闻

这几天被“官方回应”证实的这起命案,说来不是奇闻,却也胜似奇闻——南阳市红泥湾镇一位镇领导将赴区里任职,这是“升官”啊,于是“照例”由镇委摆了“履新酒会”。镇领导与各村支部主要成员同赴市区酒店,杯觥相交,你吹我捧,不料因为喝大了,竟致一名村干部醉酒身亡……

说此事“不是奇闻”,是因为公款吃喝,当场喝死了人,这样的事在前些年并非没有,有的省部级高官还因此丢了乌纱呢!说它“胜似奇闻”,则是因为这回胡吃海喝喝死了人,不是在以前,而是在八项规定早已实施了六七年的今天,居然南阳这个著名的古城,还在用公款摆“升官酒”,还在那里照刮吃喝之风!他不知今日复何日,不知道反腐纠风仍在“风头”上?

有网评说,这起“升官酒”是顶风作案,真是太猖狂了。其实对它来说这是“一仍旧章”,是一种“常态”。同僚里升一个官,要大摆宴席,班子里来一个人,要摆上几桌,而且都有“范围”,叫做“规格”。这种“官场”里的“规矩”、明规则,已经盛行过多少年,哪怕有了八项规定,他仍然浑然不觉,照“规矩”办,依“惯例”行。你说他顶风作案,而他只是“习惯了,改也难”罢了——像这类的“升官酒”“履新宴”及其他林林总总的官场迎送,我相信时至今日,仍不止南阳一处,如果这次没喝死人,还不是平常事一桩?这正如西北某县政府欠了酒店850万“接待费”,如果酒店不是“实在吃不消了”,愤而起诉讨债,这近千万的酒肉账又怎会闹得沸沸扬扬——而这笔吃喝巨款,竟也发生在2012年至2018年,正好是八项规定宣布到实施的六七年中啊!

奇闻之外,其实还有奇葩。如果说南阳某镇是顶风作案,那么更有不“顶牛”、“顺风而为”、转移变异的——某地一“组织”,组织党员去中部革命圣地“上党课”、瞻仰重温,这是好事啊,可是巡视组一来,却查出这堂“党课”,去了三四个地方,个个都是名山大川、旅游胜地。怎么回事呢?他解释说那是“顺道”,还说重上圣地是“初心”,玩了三四个景区是“放眼祖国大好河山”,似乎还有“爱国主义”的意味呢!这样的“顺道游”,据我所知,绝不止上述一例,正在成为有些“红色游”的“新常态”。

这种“转移变异”,恐怕比一个“顶风作案”更值得注意。就拿一个“吃”字来说,吃还是要吃的,只是有了千奇百怪的变种。比如豪华酒店是不能去了,“变”到“单位食堂”,关起门来吃,有的“食堂”,装修成五星标准的各式包厢,原先的老阿姨也不要了,请来了名店豪宴的大师傅,有的地方,因为众多“食堂”要请名厨,一时之间,大师傅变成了抢手货;又比如说,人多眼杂的饭店是不能去了,“变”成躲到私宅暗处“聚”,于是“一桌餐”便风行某些城市,中部某省会一个高档小区内,就有17家“一桌餐”。“差不多的人”仍然演绎着小圈子,吃着私房菜,喝着倒在矿泉水瓶里的年份茅台;再比如说,公款的酒肉账是不能报了,于是不吃公家的,专吃老板的,从吃喝的账到酒足饭饱后的一个红包,都由“企业家”来出,据说他“研究”过政策,不用公款吃喝就不算违规,这不是荒唐至极吗?

八项规定出来之初,总书记就警告防止“涛声依旧”,几年之后,在反腐纠风取得明显效果之时,又提醒注意“反弹回潮”,这是因为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是千年封建官僚制度残留的痼疾,又是过去多少年风行过的“官场病”,决不是几年时间就可以根除的。如果有人还在鼓吹“差不多论”,或者提议“松动一下吧”,甚至还去为所谓“官不聊生”发出同情和叹息,那么看一下南阳某镇在“重压”之下仍然“顽强”地摆出的“升官宴”以及那种种“顺道游”的路线图吧!

本文源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阅读更多精彩资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

作者:凌河

责任编辑:王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