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在史上最高温中“痛苦尖叫”

07-12 07:28 | 学习强国来源: 青年参考

希腊文化部宣布,由于预测将受热浪冲击,雅典卫城将在一天中最热的时段关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热浪中,欧洲成了“痛苦尖叫的骷髅”

“要活着回来。”温·鲍尔出门前,儿子蒂姆嘱咐道。

“我会没事的。”鲍尔边回答,边检查行李。宽沿草帽?带了。高倍防晒霜?带了。墨镜?带了。老掉牙的扇子?带了。“再带瓶水,千万别在太阳底下暴晒。”蒂姆说。

外面空气炽热,地面滚烫,树叶纹丝不动,一丝风也没有。手机显示“体表温度39℃”。出门不到5分钟,鲍尔的大腿就火辣辣地疼——她忘了给腿涂防晒霜。

路过便利店门口时,空调的凉风勾得鲍尔不由自主地走进去。她拿起一包咖啡,在冷柜边转悠,假装看看酸奶和冷饮。付完钱,她慢条斯理地把东西装进包里,鼓起勇气向门外走去。“我是敢于直面热浪的瑞士探险家。”她笑着告诉《爱尔兰时报》。

今年6月,从瑞士到捷克,从西班牙到波兰,欧洲多国出现了有史以来最高的气温纪录,比往年平均气温高11℃到17℃。

在西班牙,马德里的气温达到40.6℃,酷热给加泰罗尼亚地区制造了20年来最严重的山火。美国《纽约时报》援引西班牙内政部长布赫的发言称,大火可能是由“肥料自燃引起的”。两万公顷土地被烧毁,50人被迫离开家园。

在法国南部小镇加拉尔盖莱蒙蒂厄,6月28日的温度计停在45.9℃的位置。这是该国迄今最高的气温纪录,比2003年席卷欧洲的致命热浪最高温还高1.8℃。在那场热浪中,法国有1.5万人死亡,整个欧洲有7万人死去。

6月28日,仅在法国南部的加德地区就发生了60次野火,消防队的电话响个没完。“地狱来了。”一位天气预报专家在推特上写道。

美国《石板》杂志指出,从北非吹来的热风在欧洲中部的大气层产生高压,与大西洋上空酝酿的风暴遭遇,让整个欧洲大陆陷入了热浪。法国气象学家发布的一张气象图上,目力所及全是红色,温度越高的地方颜色越深,场面如同名画《呐喊》中“痛苦尖叫的骷髅”。“这是欧洲大陆的真实写照。”《石板》写道。

火上浇油的是,欧洲许多人没有空调。

不装空调的欧洲人很“硬核”

长期以来,空调在欧洲属于“非必需品”。在法国,只有不到5%的建筑装有空调;在德国,这一比例不到2%。在北美,美国的这一比例高达90%。

如今,屡创纪录的酷热让曾对空调“爱答不理”的欧洲人苦不堪言,各国政府紧急制定了一系列措施。法国4000多所没空调的学校相继停课;“老爷车”被禁止进入市区,避免不达标的尾气加剧酷热;埃菲尔铁塔前的喷泉广场成了水上乐园,男男女女穿着泳裤或比基尼泡在及膝的水里。德国著名的不限速高速公路将时速限制在100公里到120公里之间,防止路面在高温下开裂。

“我第一次经历这种极端天气,是2003年住在巴黎的时候。”瑞士人琳达·弗格森对《爱尔兰时报》说,“热浪来袭时,我们毫无准备,但住在宽敞的房子里还算过得去。”

弗格森一家在2006年搬到了瑞士日内瓦,一个夏季平均温度在11℃到22℃的地方。“只有在过去3年中,夏季温度才超过30℃。最高温通常出现在8月,今年这种情况还是头一回。今天有35℃,我们不得不闭上百叶窗,整天躲在屋子里。”她说。

建筑工地空无一人,等公交车的人们挤在墙角和树荫下躲避毒辣的阳光。只要有机会,人们就一头扎进清澈的湖泊。

德国柏林的气温在6月底已达到38℃,而且还在继续上升。德国人对严冬有充分的准备,但面对突如其来的酷暑,他们的反应就像面对“德国队在世界杯小组赛中出局”一样。超市里的西瓜、葡萄、樱桃和草莓热销,甜啤酒屡屡断货。

然而,对没有空调的上班族而言,任何解暑手段都是隔靴搔痒。

“昨天有41℃,办公室里没空调。”德国达姆施塔特市的保罗·休斯说,“我们都很‘硬核’。”

一些老建筑变成了桑拿房。卢森堡的席南·寇斯汀参加培训的教室里坐满了人,几十台电脑同时运转,每个人都汗流浃背,风扇毫无作用,“简直是人间地狱”。

人们标注出有空调的商场和咖啡馆的位置,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如果哪个幸运儿的办公室装了空调,他会比往常更乐于上班。“我的办公室带空调,公寓通风良好。我们在冰箱里存着很多冰块。为了避免在白天最热时出门,一切活动都在晚上进行。”德国不来梅市的约翰·理查森对《爱尔兰时报》说。

欧洲人向热浪低头,但空调已“高攀不起”

德国达姆巴克最近不时停电,居民们怀疑这与夜间温度过高和过度用电有关。随着气温攀升,蚊虫大量孳生,趁着夜色肆无忌惮地向辗转难眠的人们发起攻击。

在没有空调的炎热夜晚,人们很难睡个好觉。在卢森堡,寇斯汀每天一躺上床就汗如雨下,快到清晨才能迷迷糊糊地睡着,醒来时枕头和床单都湿透了。气温升到38℃时,他忍无可忍地给电器公司打电话,得知空调卖光了。听说特里尔市的一家连锁店里还剩15套空调,他急忙开车赶去,但等他到达时,空调已被抢购一空。

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环境流行病学教授劳拉·库欣向《纽约时报》指出,连续到来的酷热夜晚是危险的。经历了一天的高温后,凉爽夏夜为人体提供了重要的恢复机会。“白天高温,夜间也高温,这是致命的,会令人体在夜间也无法降温。”她说。

美国《华盛顿邮报》指出,过去欧洲人对空调没兴趣,不完全是出于环保意识,而是觉得它“不值”。欧洲处于较高纬度地区,在英国,一年里大约只有6周需要空调,德国更少,大约只有1周。欧洲的很多房子历史悠久,不适合装空调,只有在上世纪50年代后修建的“现代”建筑和办公楼里,才能见到空调的影子。

如今,致命热浪的持续,令欧洲人的态度发生了前所未有的转变。风扇和简易冷却装置在柏林断货,一家空调安装公司暂时停止了热线服务,因为打进来的电话多得无法处理。“我们快被订单淹没了。”工人马克西米利安·施赫特尔告诉《华盛顿邮报》。

国际能源署预计,欧洲的空调数量将在20年内增加一倍。越来越多的欧洲企业和家庭需要空调,这无异于承认一个令人担忧的事实:气候变化导致的极端天气将持续出现,而且越来越频繁。

要环保还是要舒适

空调能缓解酷热,但它治标不治本。《纽约时报》指出,空调的工作原理是把热气送到室外,因此会加剧热岛效应;使用化石燃料为空调供电,会加剧气候变暖;空调使用量增长加重了电网的负担,会造成停电。在最近一场热浪袭击中,美国洛杉矶地区约9万人的家中因变压器过热而停电。

“如何应对热浪,目前争议很大。使用空调将增加碳排放,让气候问题恶化。”德国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的于尔根·克洛普告诉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大多数德国人希望在气候问题上采取行动,但对空调的需求在持续增长。”

欧洲近500年中最炎热的5个夏天,出现在过去15年里,还不包括今年。据法国国家气象局统计,该国遭遇热浪的次数在过去34年里翻了一番,预计到2050年会再翻一番,热浪的强度也会增加。科学家预测,未来几年会有更多的热浪袭击这片属于温带的大陆。

不久前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峰会上,法国总统马克龙作出强硬表态,称除非20国集团认真对待“气候警戒线”,否则法国拒绝签署任何联合声明。

“我们必须在气候问题上做更多事。科学家和年轻人每天都在提醒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他再次强调《巴黎协定》的重要性。除了美国,G20的其他19个国家都签署了协定。

对此,马克龙表示遗憾。“有人不签字,那是他们的事,但我们不应该失去我们共同的雄心壮志。”

本文源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阅读更多精彩资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