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高架桥侧翻:谁来终结超载的“零和游戏”

2019-10-11 | 快评来源: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作者:王钟的

责任编辑:昆兰